圖/ic


文|盛松成(中歐國際工商學院教授、中國人民銀行調查統計司原司長)


10月16日,中國共產黨第二十次全國代表大會在北京人民大會堂開幕。習近平總書記代表第十九屆中央委員會向大會作報告。報告回顧了過去五年的工作和新時代十年的偉大變革,總結了黨和國家事業取得舉世矚目的重大成就,其中提及的亮眼一點是我國外匯儲備穩居世界第一。我國外匯儲備規模連續十七年穩居世界第一,2017年2月以來始終保持在3萬億美元以上,今年9月為3.03萬億美元。穩居世界第一、保持穩定的外匯儲備規模既是新時代黨和國家事業發展、我國綜合國力提升的表現,也包含了我國國際收支基本平衡、資本項目可兌換達到新高度、匯率市場化水平不斷提高、跨境投融資更加便利化、外匯儲備資產保值增值、人民幣國際化穩步推進等一系列外匯領域改革發展的成果。


我國國際收支運行總體平穩。十年來,我國經常賬戶順差同GDP的比率始終保持在2%左右。今年上半年經常賬戶順差達1664億美元,同比增長43%,為近五年同期最高水平??缇持苯油顿Y實現基本可兌換。今年上半年直接投資順差740億美元,顯示資本項目下中長期投資渠道表現穩健。以金融市場雙向開放為重點推進資本項目開放,形成了證券投資項下“滬港通”、“債券通”等跨境投資機制安排。今年8月末,境外機構持有境內金融市場股票、債券、貸款及存款等金融資產規模合計近10萬億元。我國國際收支保持基本平衡,尤其是經常賬戶、直接投資賬戶形成的基礎性國際收支長期以來保持順差,為我國外匯儲備規模維持穩定奠定了基本盤。


人民幣匯率雙向波動、彈性增強?;厥走^去十年,人民幣對美元匯率中間價的歷史走勢描繪了一幅波瀾壯闊的匯率市場化改革之旅,中間價最低至6.1,最高至7.1附近。除了匯率中間價數值變化,歷經2015年8月、2016年2月、2017年5月、2020年10月等報價機制調整后,匯率中間價形成機制不斷完善,基準性、透明度和市場化水平不斷提升。外匯市場供求在匯率形成中發揮決定性作用,匯率彈性不斷增強,雙向波動成為常態。人民幣對美元匯率年化波動率從十年前1%-2%上升到近兩年3%-4%左右,調節國際收支自動穩定器作用更加明顯。盡管2015年底至2017年初、2018年至2019年、2022年以來,受中美經貿摩擦、新冠肺炎疫情、發達經濟體收緊貨幣政策等綜合作用影響,我國外匯市場受到一定沖擊,但表現出很強的韌性,總體保持穩定。


外匯市場參與者更趨理性。面對雙向波動、彈性增強的人民幣匯率,進出口企業等市場微觀主體逐漸從跟風盲從模式轉換到逢高結匯、逢低購匯的理性交易模式,企業匯率風險中性意識明顯增強,賭人民幣匯率單邊升值或貶值情況減少,更多聚焦于主責主業,合理管理匯率風險。2022年前8個月,企業利用遠期、期權等外匯衍生品管理匯率風險規模達到9917億美元,同比增長27.6%,外匯套保比率達到25.4%。


總之,我國國際收支基本平衡,外匯市場日臻成熟,微觀市場主體更注重風險管理、可持續性,外匯儲備經營管理質效進一步提升,這些因素共同促進了我國外匯市場穩定,也為實體經濟發展做出了貢獻。


今年3月以來,美國加息步伐加快,推升美元指數走強。今年以來,人民幣對美元匯率貶值超過10%,短期內承壓。但是,相較于世界其他主要貨幣,人民幣表現相對良好,人民幣對美元匯率貶值幅度遠小于歐元、英鎊、日元等貨幣,CFETS人民幣匯率指數較2021年末基本持平。央行已兩次下調金融機構外匯存款準備金率,并將遠期售匯業務的外匯風險準備金率從零上調至20%,這些都有助于緩解人民幣匯率的貶值壓力。


中長期看,人民幣持續大幅貶值的可能性不大。而且,我國央行仍有較多政策工具可以用來引導人民幣匯率預期,必要時可重啟逆周期因子,或在離岸市場增加央票發行規模,收緊人民幣流動性。預計年底前,人民幣匯率會在7.0-7.3之間徘徊。如果我國經濟能夠較快企穩回升,美國貨幣政策的溢出效應將會大大減少。因此,穩定和發展我國經濟至關重要。


編輯 陳莉 校對 賈寧